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徐铉所作的《梦游三首·其一》,蕴含无限惜别情意
徐铉所作的《梦游三首·其一》,蕴含无限惜别情意

徐铉,字鼎臣,五代至北宋时期官员、文学家,与韩熙载齐名,合称“韩徐”。他在文字、诗歌、散文创作方面成就十分突出,《全唐文》《全唐诗》《全宋文》均收录有其作品。下面跟趣历史小编一起了解一下徐铉所作的《》吧。

梦游三首·其一

徐铉 〔宋代〕

魂梦悠扬不奈何,夜来还在故人家。

香濛蜡烛时时暗,户映屏风故故斜。

檀的慢调银字管,云鬟低缀折枝花。

天明又作人间别,洞口春深道路赊。

译文及注释

译文

魂梦悠扬,不由自主,直至夜来,还在故人之家。

烛光欲明还暗,飘移不定,照射于屏风而投在户上的影子也常常摇曳不定。

她随意的调弄着银字管,檀的为饰,高耸的云鬟上低坠着饰花。

佳期难得,但是临近天明,又不得不别。从今后山重重水重重,天上人间。

注释

故人家:指旧时所恋之人家。

故故:屡屡,常常。

檀的:古代妇女用红色点于面部的装饰。

慢调:指随意调弄。

银字管:有银字作饰的管乐器,古代笙笛类管乐器上常用银字作饰,以表音色的高低。

折枝花:是指插于云鬟之上的饰花。

赊:长,远。

赏析

此诗首联点题。“魂梦悠扬”,向读者显示:下文“还在故人家”云云,皆为梦游,并非实事。悠扬,指飘忽无定。“奈何”,处置、对付的意思。李商隐《七月二十九日崇让宅宴作》诗云:“悠扬归梦惟灯见,濩落生涯独酒知”,大致与此联境界相似。整句是说:魂梦悠扬,不由自主,直至夜来,还在故人之家。“故人家”,即指旧时所恋之人家。元稹《酬乐天见忆兼伤仲远》诗云:“瘴畏新病骨,梦到故人家。”也写因思念而魂驰故人之家。

颔联写相会时的情景。“香蒙”对“户映”;“蜡烛”对“屏风”;“时时暗”对“故故斜”,对仗十分工整。上联已点出夜晚,这里“蜡烛”之语承上文而来,很是自然。而用了“香蒙”、“时时暗”等语,则更有朦胧之致,正是幽会时的情景.下句写户上的屏影。烛光欲明还暗,飘移不定,照射于屏风而投在户上的影子,也就摇曳不定而“故故斜”了。“故故斜”三字,用语十分婉丽。故故,是屡屡、常常的意思。杜甫《月三首》 诗:“时时开暗室,故故满青天。”也以“故故”与“时时”构成工整的对仗。

颈联转到“故人”。“檀的”是古代女子脸上点饰的红点,如杜牧《寄沣州张舍人笛》诗云:“檀的染时痕半月,落梅飘处响穿云”。慢调,则是指随意调弄。银字管,指有银字作饰的管乐器,古代笙笛类管乐器上常用银字作饰,以表音色的高低。白居易《南园试小乐》诗有“高调管色吹银字,慢拽歌词唱《渭城》”之句,其中“银字”就是“银字管”。云鬟,是古代女子的一种发式,鬟是指环形的发髻,云鬟也称云髻,形容女子发髻浓密如云。折枝花,是指插于云鬟之上的饰花。从这一联中可知,梦中的“故人”,乃是一位女子,她云鬟高耸,檀的为饰,正在华年。弦管悠扬,表明她又是妙解音律。这一联中,“檀的”对“云鬟”;“漫调”对“低缀”;“银字管”对“折枝花”,对仗也十分工丽。

尾联写惜别。虽然佳期难得,但是临近天明,又不得不别。一个“又”字,透露出无限惜别情意。洞口,指神仙所居的洞口,这是从刘晨、阮肇入天台遇仙女的典故化来,唐人李阳冰《阮客旧居》诗云:“阮客身何在,仙云洞口横”;赵嘏《早出洞仙观》也有“露浓如水洒苍苔,洞口烟萝密不开”之句。此处用“洞口春深”之语,正暗示一别之下,夭上人间,后会难期,故云“人间别”。赊,是长、远的意思。李商隐《无题》 诗云:“刘郎已恨蓬山远,更隔蓬山一万重。”这末联的意境正与此相似。诗人虽未明说,然而相怜之深、相思之苦,溢于言外。

宣城市佳鑫家电维修服务部  电脑版  手机版  安徽省宣城市宣州区龙首路9号